好...我决定不用繁体字...

因为我懒得换了...

我总是在想...生活...到底应该和一个什么样的人在一起...
如果是他的话...为什么每次...都觉得一层层的...揭开了我心底最深层的恐惧...
和他在一起...与其说是安全感...反而是惶惑更多一点...

b写了篇博...说爱情与恋爱和婚姻...都不是一码事...
我突然有点羡慕他...因为我明显还在努力把它们和谐统一起来...

不说这个...
今天早晨上网的时候...又被一篇博给郁闷了...
我的担忧...日夜无尽...
愤青的女人自作自受恶果无穷啊...
可是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担忧了...我不再去思考...那我就不是我了...那么...我也可以随便处理我的生活...什么精神上的契合也可以都随风而去了...

下午出去了一趟...外面阳光真好...而且出人意料的不冷...
路上与两个非常有型的帅哥擦肩而过...其中有一个长得有点像小贝...穿着灰黑色很合身的套头毛衣和风衣...
我看着他的穿着,想起了RM.
他在某个MV里,也穿着这样的衣服.
想起了有一次RM给歌迷回信说,他曾经被错认成其他明星的经历是有一次被错认为布莱德皮特...还有他缓解压力的方法是殴打家里的佣人...
丫怎么也这么贫啊...
想到这些...突然自己笑起来...阳光是很灿烂的...
[PR]
# by sukekiyo_qi | 2006-11-05 08:07

我需要VB6和VB12

晚上11點...我躺在床上...想是不是要吃飯...
如果金粉世家小姐在的話...一定叫外賣了...然而...我只好拖著僵硬的身體起來炒個米粉...
7小姐是把食物弄噁心的專家...因爲我是一個懶人...目前看來...我的生活中...有米粉,老干媽就夠了...對...還要有澡盆和熱水...

是不是因爲沒吃飯的緣故...還是持續著這段時間内分泌失調...我的情緒出奇的不穩定...
下午做題做得很鬱悶就跑去看帖...有個關於大學生出國的帖子...就是我這段時間的陰影之一...又把我看哭了...
看到筆者說農民子弟上大學的事情...心裏針扎一樣疼...
爲什麽有些農民出身的孩子...邁步進大學的門兒就自殺了...
我一直是貪圖安逸的人...說到上大學...我縂說...有什麽啊...不希罕...就是不樂意學習....不樂意競爭...你們削尖了腦袋鑽吧...我給你們騰地兒...
說實話...我也鄙視過農民子弟...首先...他們學習太過刻苦...生活了無生趣...其次...我縂以爲他們和城裏學習好的孩子一樣...只是追求虛榮,名次...
看了這個帖子...我才突然意識到...大學...那仿佛就是他們的使命...他們的生命...他們孤注一擲的賭注...沒了這個...他們就要回到農村...
你說農村好不好...那也分...我所知道的農村...那是不錯的...東拼西湊一些錢還可以蓋小樓...可是...他們的家鄉...一定不是這樣的地方...祖國内部...蘊藏著無限的貧窮地區...他們的貧窮程度一定超乎我的想象...哪怕我竭盡我對貧窮的想象...他們一定是被生活逼得不行了...窮則生變的...讀書...那也許是農民樸素的意識中...唯一能帶他們擺脫貧窮的出路...
我不想說教育的問題...我只是想說...上大學這個表面問題擺在這兒...不說它的作用...單説這個事兒...我可以選擇不上...我也有八百個理由來支持我不上大學...我甚至有一千個理由來證明不上大學是更好的選擇...可是...那只是我這個豐衣足食的城裏小孩的空談...
我們最愛說的詞兒是什麽...對...是理想...我就愛說上大學不是我的理想...我就愛說我要追求藝術...我就愛說我不能在無盡的所謂競爭中虛度了我的人生...可是...我有無數條退路...哪怕有一天我放棄了自己的理想...我混得再差也混不到衣不遮体食不果腹...於是...在我認識到這樣一個現實之後...我很尊敬他們...相比之下...我們的小矯情,莫名的小傷感,亂七八糟的無釐頭...都算什麽啊...在生命面前...渺小得可笑...
雖然...我並不覺得上了大學能給他們的家人帶來什麽實質性的改變...因爲就祖國的現狀來看...知識分子和農民子弟本質上是沒有任何區別的...唯一的差別貌似就是知識分子住城裏...農民子弟住城外...然而...就算只是轉移到城裏這樣一個變化...也足以使農民子弟貧窮的家人安慰了...即使他們依舊貧窮...
因爲...作爲中國人...我們總是閙不清楚到底什麽重要一點兒...因爲精神和物質差距太大...
我也想到了那些不顧一切出國的孩子們...你們在國内算是吃喝不愁了...那麽物質基礎算是有了...你們出國...我理解...也是爲了跳出來...然後呢...?
算了吧...我怎麽又說到這個了...
我覺得很悲哀...就在我決定要回去的這個時候...我突然惶惑...也許...是做這個決定的過程中...喚起了我封塵以久的對家的思念...雖然我曾經一直説服自己...我已經不屬於任何一個地方了...然而...我也可以找個地方安定下來的...而這裡...也許就是家鄉...
北京...對我來說...就是度假的地方...可以和大家在一起...我不知道在那裏我是否可以保持清醒...我可以像任何一個皇城根兒底下成長起來的八零后女孩一樣...吃喝玩樂過小資的生活...可是我害怕這種狀態...雖然短時間内我可以放鬆...可是時間一長我就會麻木混沌,以至墮落...我必須要保證我在不斷成長...永遠不停下追求的腳步...然而...總是這樣的狀態也容易過渡偏激...偏激的人總是可笑且可怕的...
要怎麽權衡...怎麽把握...?
目前正處於牛角尖中段的我...是無法解答的...但主終有一天會帶我看清...
我發現,鑽牛角尖一個最顯著的特徵...就是所有的問題都變得非常值得思而且考貌似很有意義...但沒有一個問題能被突破...另外伴隨著一些生理特徵...such as脫髮,心律不齊,沒有食欲,失眠,頭疼,無法集中精神,情緒極端,等等...which are非常不應該是一個三天后就要考試的人的表現...
[PR]
# by sukekiyo_qi | 2006-11-04 14:43

我所認的死理

那就是...只做該做的...
至於什麽才是該做的...這個要依情況而定...
所以...basically...我說的就是一句廢話...

但是...但是...我想說的是...有些事情...只有在盲目的時候才能做...才能做好...
比如説...復習考級...
又比如説...提高GPA...
再比如說...找工作...
還比如説...爲了他囘北京...

統統這些...其實我都可以不選擇...説不定活得更好...説不定能發現更廣闊的天空...
可是我選擇了做...選擇了把自己套起來...選擇了内種更爲接近所謂穩定或安全的生活方式...
雖然...在奔向穩定生活的旅途上...我放棄了更多的穩定和安全...而我最後想要的...也許就在這過程中流失了...

所謂的盲目做...就是不能去想後果...
"做到了又怎麽樣?"
這個問題是最大的禁忌!
我們唯一能對自己說的就是...不做怎麽知道...

所以...所以...最後...我想要達到的目的...不過是證明自己可以做到...which我覺得是全天下最沒有用的一件事兒...
請問...你爲什麽要畫畫呢...是爲了證明你自己可以畫麽...
不...因爲我想要畫...我有義務把我所見的並我所想的表達出來...
主觀上來講...我,是一個具有判斷和思維意識的主宰...其他一切相對于我來説,都是客觀的存在...
然而...現在...我要推翻這個觀念...所謂的我...不過是一個客觀的存在...
所有的事物都曾經用意念和行爲影響過我...我是一個具有不定性的個體...
就是這樣的一個我...爲何存在于這裡...爲何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操控某些東西...爲何有強烈的自我意識...而這樣的自我意識...爲何要依附于其他東西...
於是我相信...意識是存在的...一切非物質的東西...都是存在的...物質是什麽呢...就是這些東西的載體...
因爲我也不過是物質世界的一點...所以...我背負著承載意識的使命...那麽...我所謂的自我意識...不過也是所有其他物質透過他們所承載的意識給我所承載的意識造成的影響...這些意識之所以不能稱之爲客觀...是因爲他們的組合方式有悖邏輯...但我們相信所謂邏輯...就是這個世界的運轉方式...任何有悖它的意識...最終都將潰散...而掌握邏輯的存在,就是那至高無上的...神...
我想...既然邏輯上對錯是分明的,是對立的...那麽在這個世界上...是非同樣是分明的,對立的...因爲我們靠邏輯活著...你否定絕對正確與錯誤的存在...就是否定邏輯的存在...之所以有許多似是而非的觀念存在著...是因爲...作爲意識載體的我們...承載和組合意識的能力極其有限的緣故...也就是說...洞察邏輯...才是這個世界上最爲奧妙的事情...
那麽現在說說所謂的,對於完美的追求和嚮往...
其實...這個問題...我沒有考慮清楚...那麽就試圖縷縷這個念想...
我們之所以會追求她...也是因爲她的的確確的存在著...不然我們在追求的是一種什麽東西呢?...完美,只不過是我們賦予它的一個名字...它也可以叫做其他任何一個名字...但它的性質就是...沒有錯誤的...沒有瑕疵的...集所有正面性質為一體的...但是...以我們客觀存在的身份...我們永遠做不到完美...因爲本質上來說...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沒有差別...無非都是物質集合中的任意一點...如果我可以做到完美...那麽證明每個人都可以做到完美...如果每個人都可以做到完美...那麽完美也就不是完美了...所以...我相信...完美一定帶有另一個性質...那就是...權威性...
完美是一個被權威者下了定義的存在...然而...這個定義...和它的實質...只有這個下定義的存在才知道...才有資格衡量...才具備這個性質...
就以上問題...我開始從邏輯上進一步認識了神...或者...離他更遠...但我想...作爲造物主...他賦予我自由意識的權利...是有原因的...而且...所有意識的踫撞和衝擊...並非偶然...

等等...以上...我覺得還是存在嚴重的邏輯錯誤...首先...我如此偏執的要尋找這種邏輯的存在...到底是爲什麽...這難道不是一種自我?...其次...我如此盡心竭力...爲的是要説服誰呢...

果然...我是一個極爲局限的個體...我不配嚴肅而高深的思考...

於是...我仍舊生活在平行空間裏...説到底...我們都有自己的脆弱...就是因爲這樣的脆弱...我們不得不屈服于很多...期望通過屈服得到解脫...因爲我們知道...不屈服的結果...不管形式上結果如何...心理上一定是恐懼的...
所以...只能掩蓋了自己的脆弱...盲目的堅持...就像你在做證明題的時候...前面有一個步驟的邏輯錯掉了...但是你沒有發現...然而你就那樣的做下去...就算後面的邏輯都正確...你還是會得到一個錯誤的結論...當然...它的前提是...你的目的是爲了得到一個正確的結論...如果只是爲了單純的享受做題的快樂...那麽對與錯又有什麽所謂...可話又說回來...那你爲什麽要做證明題呢...

所以說...我最近鑽牛角尖的現象十分嚴重...這無論如何不是一件好事兒...首先...它讓我自己產生許多不良意識...而這些不良意識的產生給我的身體帶來了過重的負荷...於是就產生了更多的不良意識...

我仍然可以想到很多生活在其他平行空間裏的人...他們仍不可低估的影響著我...但其實我想...所謂的平行空間...也是不現實的...因爲我可以感知他們的存在...證明我們是有交集的...可是他們又無法在非意識方面影響到我...

我不想把這些可怕的話題延伸下去了...我目前處於考試前的半瘋狂狀態...我覺得我快承受不了了...那些永遠不敢問的"做到了又怎麽樣"...其實始終在心底徘徊著...就讓這些問題的答案永遠懸在宇宙那離我最遙遠的角落...

所以我想...一個以思考為重心的人生...將是一個多麽可怕的人生...因爲宇宙全在你的腦子裏...而外面還有那麽大一個宇宙...内憂外患...受不了阿....也許...儅你腦子裏宇宙的分量變輕的時候...外面宇宙的分量也就隨著輕了...腦子裏的宇宙是外面宇宙的倒影...

其實我最近的想法是嚴重受了某同學影響的...可是他說...就算是為誰...也別放棄自己...而我的觀念...也正是這樣...只不過...我所謂自己...上面已經說過了...是以我這個機制消化產生和傳導意識的方式...

別別別...別再想了...再想下去...我可能會一直想到考試的當天早晨...

快讓我把我想說的說了...然後讓我去看書...完成我今天本來應該在10個小時前完成的任務...

然而...我想說的就是...今天又看了一遍路易革命...睡美人的故事對我來說依舊具有無邊的煽情效應...雖然它的主題已和我的觀念相去甚遠...但是...那短暫的,並非發生在所謂現實空間的心靈觸碰...是最深處的觸碰...也就是愛情的原因...就在它產生的一瞬間...沒有了發展...也就斷絕了一切改變的可能...於是...永恒了...

又提到高深詞彙了...那好吧...我應該像被編了程序的某語言工作環境一樣...遇到了高深詞彙自動中止輸出並結束程序...或者說...跳到程序的下一項命令...which is去做題...
[PR]
# by sukekiyo_qi | 2006-11-03 15:21

我只要我的小圈子

其實...我沒跟任何人講説...我最近的鬱悶...完全來自某某小姐...
我承認...我是在和人家攀比...我想要的結果就是我活得比較好...可是我老是得不到這個結論...正証反証...最後都在邏輯的某處卡住了...
這也許就是我成長多年根深蒂固的情結...相貌可以輸了...身世可以輸了...好吧...毅力這種東西也可以輸...但是...才華這東西...不能輸...信念這東西...也不能輸...可是,後來,我發現..我唯一沒輸的...似乎就是我道德品質比較良好而已...所以有位同學才說...其實你是一好人...
可是...可是...否極泰來這句話是在哲的.自從後來又看了一些閑雜人等的留言...我突然發現..
我應該為自己感到無限的慶幸...因爲...起碼...我又一個可愛的小圈子...
我有點兒擔心....回到那個地方去...會不會每天被那個圈子的人鬱悶死...
各位拿到無數牛掰院校澳佛的同學們...你們是真的對學術有著無限的追求和嚮往麽...如果是的話...那我向你們鞠躬...你們是時代的英雄...
不過...所謂常青籐之類的東西...也不過是一種標誌...社會就是這樣...雖然經濟上自由了...可是等級觀念永遠也沒變...以前混到上流社會靠家世...現在混到上流社會靠自己削尖腦袋的本事...但我現在越來越懷疑上流社會到底是做啥用的...我覺得人們還是只想要心理上的滿足而已...別墅汽車豪華游輪激情假日...説到底不過是fetishism...但是...話又說回來...爲什麽...越是學術上有追求有成就的人...最後得到的不過是這些物質上的東西...我覺得他們得到的...應該是跟他們理想最不搭邊兒的...不過無所謂...這些也只是證明身價的一個表示方法而已...事實表明...我之所以這麽說...是因爲我木有混到上流社會的本事...但你讓我天天算個對抽基金我肯定去撞墻...
我只是在作自我肯定的工作而已...其實寫這個博...我根本已經摒棄了所謂文采,所謂邏輯...我就是要毫無預備的寫一些即時想法...直到我自己滿意了爲止...而且以後還可以追溯當時的想法...以便隨時做自我評估和自我鑑定的工作...我是個對自己負責的孩子...
所以...在這裡我毫不粉飾...我甚至可以把自己說的齷齪和猥褻一點...以便把我和一些虛僞和矯情的人區分開來...
其實...你說我現在大方向也定了...以後就跟那些閑雜人等毫無瓜葛...我爲什麽鬱悶呢...
因爲我習慣了...我習慣了生活在平行空間裏...聼太多人的故事...被太多的人影響...
也許我自身有一個致命的弱點...我從來不曾爲了任何一件事情奮不顧身孤注一擲過...順從父母...瞻前顧後...似乎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總是等待時機來臨...但也許是因爲我等待的事情...都不是我想要的...因爲都是很保險的事情...總是讓我的生活有著一定的保障...我想也是因爲這個...我很少認真的思考...這是否是我想要的人生...或者說...如果脫離了這樣的背景...我的追求會不會不一樣...我縂覺得人有很多東西是與生俱來的...也許就算我生長在農村...我依舊喜歡畫畫...但那樣的話...我肯定不用通過要先上一個好大學找一個好工作的途徑最終達到畫畫的目的...
昨天發現異同説話嚴重的像我媽媽...我也知道她為我好...我想...也許因爲她當初一意孤行的要學美術所以現在的工作不是很滿意的緣故...想想也是...曾經的異同...是那樣一個桀驁不馴稜角分明的女孩...還有她和幽狐的故事...一直讓我覺得神乎其神...
說偏了...我縂愛說自己有理想...但你真問我理想是啥我會一時間語塞...説到底我只是想要追求一種境界...
雖然我自己是一個受教育而且渴求知識的人...但是我一點兒也不覺得教育是人提高境界的唯一途徑,反而,我認爲教育這東西一旦走偏是很無聊的...盲目崇尚知識...就和盲目崇尚其他任何東西一樣無意義...雖然知識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推動社會生産力...但社會生産力怎麽了...也可能造成一些負面影響...爲什麽學經濟學金融就比學文學學藝術有用阿...嗯...對...我的意思就是説...文學和藝術其實沒什麽用...因爲這個東西不是用文憑證明的...只不過經濟和金融沾了錢的光而變得意義重大影響非凡而已...我覺得...真正搞藝術的人...也一定通曉各個領域...爲什麽說教育有弊端呢...就是説...接受太多教育的人...往往把自己禁錮在一個固定的思維模式上無法擺脫...其實這雖然也不是什麽壞事...然而...這就非常影響我們對現有事物作任何客觀評價...當然...其實不受教育的人...更加無法客觀評價...因爲大多數人只是在完全盲目的追隨所謂主流或是半推半就的非主流思想...
於是....我只是想說...我想受教育...因爲我想知道更多的事情...從而能做更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然而...我討厭把自己受了教育這件事看得很牛掰的人...把自己所學有限的那點東西到處炫耀的人...把學術成績作爲自己標碼的人...
好啦...我終于觀點鮮明態度明確了....我看我今天也差不多圓滿了...我去睡了...白糟蹋了哪些伏特加...我居然還是拖到了這麽晚...明天看我頭疼慾裂吧...可惡的失眠...
[PR]
# by sukekiyo_qi | 2006-10-27 16:09

這是最遊記的一夜

由於這是唯一一個沒有人看得博,我就肆無忌憚了.

很難過.
越是渴求同類的人,越是以孤獨告終.
因爲我們看到的不過是圍繞在不透明光環中的別人.退去這層光環,誰也沒有誰想要的東西.

就像感情.怎樣的兩個人,才能真正的默契.而常常在他面前迷失了自己的我,因顧慮太多而患得患失的我,能要求默契麽.
理不清自己的思路.只是害怕看不清自己的現實.

越來越多的不確定,我寢食難安.害怕一種飽食終日碌碌無爲的生活,害怕得哭了.
我想要追求,想要探索,想要發現,想要跨越.但我並不要強大.失去了年少的自負,曾經也很懊惱,想追回那個意氣風發桀驁不馴的孩子.但是現在我不需要了.正是因爲這麽多年如此的在意各種各樣的人的看法,我才真正發現,無論我做什麽,別人的看法都是不同的.與其毫無頭緒的滿足別人,不如滿足自己.說自己想要變強,無非是内心對自己的一種不肯定罷了.

想要迴避的東西越來越多.於是就生活在若干個平行空間裏.

想起以前經常被教育說,要了解現實社會.然而,你們了解的現實,和我了解的現實,是存在于同一空間的現實麽?當你選擇了一種現實,你的眼中就只有它了.於是我選擇我的現實.在我的現實中,我永遠可以簡單的生活.是的,我觸摸到了你們的現實,可我感覺不到.我看著你們的現實,曾經覺得匪夷所思.我心裏仍存留著一絲企圖改變你們的殘念.但我做不到.因我永遠無法強大到跨越空間.但如果我不跨越空間的話,我根本無須變強.

然而,我也不要無目的的生活.不輕言放棄.我想,我得到了什麽,就意味著我將要把所得的付出.因我不配白白的得來.所以,正因爲我要將所得的付出,我也會得到我將要付出的.一切都只不過是個轉化的過程.終極的,只有在神那裏.

我爲這種種的憂慮而感恩.主你讓我活得真實.
[PR]
# by sukekiyo_qi | 2006-10-12 15:23

Overcome

冷啊...冷...

那種"你們他媽愛誰誰"的感覺又回來了...

我居然還跟這兒耗著...還不讓它隨風去...那個誰誰誰,帶著你的誰誰,從我的生活裏給我滾得遠遠的...別他媽再煩我了...姑娘經不起折騰...

什麽升華,什麽完美,什麽共同的理想,什麽對數學的熱愛...我他媽真是一大傻逼.

你們不是都牛逼麽...我膚淺,我低俗,我虛榮,我惡劣...好了瓦...讓我帶著我這種種為你們所不齒的本質滾囘我老家去吧...你們...繼續高尚...啊...繼續高尚....
[PR]
# by sukekiyo_qi | 2006-09-10 13:45

Get Away

也許我真的存在著許多令人擔憂的問題...但其中最大的一個無疑是我的偏執...

也許偏執卻是一件好事...起碼...我因偏執而體會到存在...

但我想逃回去...我們永遠想找到那個屬於自己的地方...不論那裏如何殘敗,如何破碎...

我總是頻頻的回首這裡,這個承載記憶的地方,終于也成了陌生的代名詞.它給我的不適,源于它不由分説的擁擠,和不可理喻的疏離.我想知道,當一切的感情都漸漸的趨於淡漠,我還有什麽資格去燃燒和迸發呢?也許,我根本就不是如我想象愛憎分明的人.我只是害怕.

我想起了管軍的一句話,他們其實根本就不憤怒.用我爸的話說,物質條件極大豐富.到底,是誰在洋洋得意?那我們激昂的原因,又是關於什麽呢?

我想回去.

我不屬於那裏,但是它讓我安心.我不要金玉其外的人際關係.我承認,我沒有足夠的愛心.我害怕
[PR]
# by sukekiyo_qi | 2006-09-09 20:33

我親愛的偏執狂

本來不認識的,沒關係的,不了解的,不介意的,連擦肩而過都沒有機會的,沒什麽理由可以想得到的,一個很普通很普通的路人甲.

你知道我曾經多少次想到你.

想到你的時候是种怎樣的心情.

多少次的想要證明點什麽.

我想我不應該知道你的存在,更不應該去了解你.

因爲我是我,你是你.不具任何可比性.

也許現在我知道了你的存在,了解了你,我應該起碼的賞識你,疼愛你.

但是,還是別了吧.

我是我親愛的偏執狂.
[PR]
# by sukekiyo_qi | 2006-09-08 17:13

坐在你的寶座

距離上一次寫,是一個月前的事情了.

從沒想過,比較這寫與不寫的心情,是這麽似是而非的事情.

這裡的生活,縂覺得不太真實.

有些小風景,伴隨著一些小感動.

還有公車,小雨,和cheer的吉他.

親愛的你啊,你總是讓我無論走到哪裏,都帶著欲罷不能的情緒.

我第一次,如此的,害怕丟了自己,害怕丟了你.
[PR]
# by sukekiyo_qi | 2006-09-08 16:49

又一個時代的結束

我的大學生活,細細的分下來,似乎也可以分爲幾個風格迥異的階段.

大一並暑假都算是懵懂的過渡期.那段時間,我在試圖被同化的同時逃避著一切.用自我封閉的方式尋找出口.不知道什麽叫GPA.不知道前途在哪兒.不知道藝術原來是這麽不適合我的東西.不知道感情是可以變得很醜陋的.不知道自己到底算哪根蔥.

大二是歇斯底里的噩夢般的一年.我歇斯底里的想要找工作,歇斯底里的想要考好,歇斯底里的想要愛與被愛,歇斯底里的想要擺脫這種狀態.那時候,我經常回憶以前經歷過的苦難.可是我發現,以前,就算再怎麽哭泣,再怎麽沮喪,再怎麽懷疑,再怎麽厭世,都被挽回了.因爲在那個時候,什麽都未成型.就算再錯,畢竟還有著更多的機會.而大二的一年,我突然意識到,很多事情是無法挽回的了.面對絕望時,恐懼是最深刻,最具殺傷力的.

大二的暑假,是我峰回路轉柳暗花明的人生重要轉捩點.其實那段日子,我得到的,僅僅是信心的碎片而已.我並不喜歡時尚,對於名牌,名人,商業社會,沒有半點關心.可我就是在以這些為基礎的時裝課裏如魚得水的被贊許著.我喜歡聼小黑說他喜歡的style,喜歡聼MIMI說她的創業,也喜歡對他們說我的夢想.那時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大衆傳媒的力量是如此的強大.我想要創造.可是我對這個商業的傳媒社會深深的畏懼著.如果說成功是我的終極目標,但我不想讓自己的創造成爲這個社會中又一個好萊塢式的奇跡.我想要的成功,是另一種姿態.可我不清楚那是什麽.

大三回到學校的我,堅定了要好好念完精算的信念.並不是想要多好的成績,找到多好的工作,只是單純的想要踏踏實實的生活.選擇了這樣生活的我,沒有理由責怪它,只有認真的把握它.我堅信,無論結果如何,我的心情都是平靜的.那段時間,我不可思議的開始回歸質樸.我相信著簡單,純潔,無雜質的一切.我開始變得愛收拾屋子.復習的時候可以反復的看書,直到知識在我的腦中融會貫通.我喜歡上他和她的故事,蜂蜜與四葉草這樣的故事.只有在虛構的世界中才能找到的真實感.

大三的寒假給我積攢了半年的簡單思想抹上了灰色的一筆.渴望安定與溫情的我回到那個本該充滿安定與溫情的地方,發現這裡浮躁虛僞得可怕.這裡發生的一切都如此的鋒利,如此尖銳,如此觸目驚心.然而,我居然一點兒也不害怕.我懷著一種幾乎雀躍的心情想要面對這現實.

To be continued.
[PR]
# by sukekiyo_qi | 2006-08-11 15:03